非法经营罪

主页 > 刑事案例 > 非法经营罪 >

非法经营案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20-11-12 15:20 点击:
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韩某1、韩某经与刘永杰(另案处理)合谋为贩卖药物非法牟利,在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1年1月至2012年1月间,以“医保卡兑现”为名,按照65%~70%的返现比例,对外大量收取社保卡,并由被告人韩某及刘永杰至无锡东林大药房、恩华药店划卡套取各种药品。2012年1月间,被告人韩某1、韩某等人通过上述方式购得药品,支付了返现款后先将药品集中放置于无锡市新区春潮花园二区366号101室并进行整理封包,后由被告人韩某1分四次将所购药物通过位于无锡市崇安区广瑞路附近的南京双飞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将药品以邮寄的方式销售给王维明(另案处理),销售款约人民币20余万元;其中被告人韩某参与帮助被告人韩某1发货一次。
2012年1月18日,被告人韩某1在接到公安机关电话后,主动至其位于无锡市新区的中介所接受处理;同日,被告人韩某在无锡市新区旺庄街道春风员工门诊被民警抓获。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韩某1的亲属代其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2万元。


 
无锡市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韩某1、韩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第(1)项、第25条第1款的规定,均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韩某1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条的规定,系主犯。被告人韩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条的规定,系从犯,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1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67条第1款的规定,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67条第3款的规定,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韩某1、韩某对起诉书的指控均未提出异议。
 
被告人韩某1的辩护人称被告人韩某1有自首情节;系初犯、偶犯,认罪态度较好;其没有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故意,社会危害性很小;销售的药品不是假劣药品,主观恶性不深。请求对其从宽处理。
被告人韩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韩某系从犯;案发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观恶性不大;系初犯,无前科劣迹。请求对其从轻处罚,判处缓刑。

【审判】
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韩某1、韩某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规定,非法经营药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韩某1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韩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1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1的亲属代其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2万元,可视为被告人韩某1悔罪表现较好,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关于被告人韩某1的辩护人、被告人韩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被告人韩某1、韩某等人在无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于2011年1月至2012年1月长达一年的时间里,以“医保卡兑现”为名,大量对外收购社保卡,并至药店、药房划卡套现各种药品达上百次,后销售给他人,犯罪时间长,涉案数额达20余万元,情节严重,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并损害了社保基金的安全,主观恶性较大,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予严惩。从本案的犯罪情节和社会危害性考虑,二被告人均不符合判处缓刑的法定条件。故被告人韩某1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韩某1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很小,主观恶性不深,系偶犯,请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被告人韩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韩某的主观恶性不大,请求判处缓刑的辩护意见,与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二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其他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韩某1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被告人韩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韩某1退缴在案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二被告人未提出上诉,检察院未提起抗诉,本案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联系人:樊先生

电话:183 1234 9587

传真:183 1234 9587

邮箱:1653657043@qq.com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广深路西乡段330号湾区人工智能产业园A栋413室

Copyright © 2002-2021 深圳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